伟德体育
伟德体育:央视:四川广元柑橘事件引发消费者恐慌解析
更新时间:2022-10-04 08:49:00 | 来源:伟德体育官网 作者:伟德体育app下载  阅读:7

  橘子生了病,果农遭了殃。农业部近日调度市场销售情况还表明,受四川广元柑橘大食蝇事件影响,已引发部分消费者恐慌。政府采取各项措施,专家讲解虫害常识,一系列的做法为何仍然无法消除一条手机短信的影响?柑橘销售受阻,价格大跌,消费者犹豫恐慌,不肯买帐。面对市场现状,帮助农民降低损失,挽回消费者的信心,还有怎样的做法值得我们细细思量?《新闻1+1》为您解析。

  一条本来是普通的短信,却造成了今天柑橘大面积滞销的情况,一个本来是常见的果树病,却造成了今天消费者谈橘色变。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开始,又是如何一步步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岩松你怎么看?

  我觉得首先柑橘不是乳制品,不是牛奶,牛奶是不可替代的,但是柑橘是随便就可以替代的,你转身就可以去吃其他的水果。所以这件事情现在其实受损害最大的不是消费者,而是种植柑橘的人,然后是流通环节的人,还有政府面对这种事情的处置能力。

  《新闻1+1》,不一样的解析。首先我们还是来关注一下在全国范围内的柑橘销售情况。

  柑橘在手,细细品尝。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与来自美国的国际柑橘协会秘书长卡劳尔教授一同品尝中国柑橘,这一幕发生在两天前。10月26号,武汉召开的第十一届国际柑橘学大会上,这个40多年来首次在中国召开的国际柑橘学大会备受关注。湖北省宜都市副市长卢斌率30多名乡镇干部参会,亲自上阵吆喝,推销橘子。让这个副市长倍感忧虑的是,最近湖北柑橘销售形势不容乐观。

  在距离武汉千里之遥的北京,果农和柑橘销售商们也在为柑橘销售形势忧心忡忡。

  这里是北京新发地橘子批发市场,这个占有近半京城橘子销量的市场,现如今橘子销售压力很大。

  现在基本上来的橘子,来一车赔一车。因为我们这儿现在受到大食蝇的影响,现在都不敢弄了,现在停了。

  现在这个市场中,橘子销售受到严重影响,部分橘子长时间积压,已经变质腐烂,销售商只能无奈地把它们扔掉。四川广元柑橘大实蝇事件已经引发部分消费者恐慌。

  这是农业部种植业司近日对主产区和部分批发市场柑橘销售情况进行调度后得出的结论。其中还说到,此次事件造成湖北、重庆、江西、北京等部分主产区和主销区柑橘销售受阻,销量大减,价格大跌。此外,农业部门还预计,四川广元柑橘大食蝇事件对即将上市的中晚熟品种也将产生影响。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四川广元柑橘大食蝇事件可以追溯到一个月前。9月22号,四川旺苍县尚武镇村民报告县农业局,在柑橘园内发现疑似柑橘大食蝇的害虫,县农业局技术人员确认为柑橘大食蝇。10月4号、5号,《华西都市报》报道,四川旺苍柑橘园爆发大食蝇病虫害,文中说,上世纪90年代,当地柑橘就出现过病虫害,此次大面积爆发是由于果园管理不利。

  10月6号,广元市政府应急办向四川省政府递交,旺苍县发现柑橘大食蝇疫情的应急快报,省农业厅立即赶赴旺苍县核查疫情,督导防控,严禁柑橘向外调运。

  与此同时,一条短信在悄悄流传,告诉家人和同事朋友,暂时不要吃橘子,不少人开始谈橘色变,蛆虫柑橘成了网络上各大论坛讨论的关健词。对此,四川广元市政府称,网上与短信流传的广元病虫柑橘流入市场的消息纯属谣言。

  10月21号,四川省农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广元市旺苍县柑橘大食蝇疫情的情况进行通报,这次发现有大食蝇病虫害的只占到全县柑橘总数的8.9%,旺苍县已将蛆果全部摘除。

  而《人民日报》报道,在澄清谣言的同时,四川省农业厅已向省公安厅网监总队报案,请帮助查处柑橘大食蝇疫情谣言的制造者。与此同时,各方权威人士都出面解释,柑橘大食蝇不会影响人体健康。然而,在湖北、重庆、江西、北京等地,橘子销售量急剧萎缩,果农承担损失巨大,以湖北为例,湖北省蜜桔外销全面停滞,全省橘农损失将达15亿元。

  自从收到这条短信以后,应该说政府也好,专家也好,一直没闲着,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解释,但是这回消费者似乎是就铁了心了,你怎么说我都不吃了,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首先一个,我们先要回到短信本身,这条短信不能说它是谣言,因为它是事实,在广元的确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这条短信给人另外的一个联想,就是说这是第一次发现,似乎很神秘,像是SARS一样,你看,发现了神秘的。其实首先要跟大家解释,这种柑橘大食蝇是一个果农已经多年跟它要进行抗争的一种常见的病虫害,只不过这次在广元地区又发现了,这是一个常见的,而且它是果肉内生害虫,什么叫内生害虫?从小长在这里,就跟有的时候我们遇到的米虫一样,它对人畜没有任何危害。首先你要把这个弄清楚,不是第一次发现,没那么神秘,是常见的,而且对人畜没有危害,而且是小面积的。接下来,10月21号说太原发现了,结果所有的部门全查完,太原没有。10月22号向农业部举报,说北京发现了,北京立即农业部出动了无数个调查组,各个地儿全去了,北京也没有。10月23号说重庆有,又一番调查,都没有,马上要告诉大家,大家说的这儿有,那儿有,那儿有,其实都没有。我觉得你把这些真实的这种情况,高密度的告诉给消费者就会好一点。

  第二点,我要稍微说一下。它跟牛奶不一样。像柑橘这样的东西,作为水果的一部分,我们都有替代品,因此这段时间一听说柑橘有问题,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尤其是在奶粉事件发生之后,人们对食品安全有更加警戒的一种心态,因为咱们生活中,你知道,咱们都无所谓,不吃柑橘,咱们去吃广柑行不行啊,不吃广柑我们去吃釉子行不行啊,我们吃香蕉,吃苹果,这是无所谓的,它不像牛奶,你必须就吃奶制品。所以这一点也决定了大家目前买不买柑橘觉得无所谓,但是果农惨了,经营者也惨了。

  接下来我们就了解一下这样的一个短信,这样的一个传言,对于当地的果农到底造成一个什么样的损失。我们电话连线四川省广元市农业局的局长赵洪培,赵局长您好。

  您首先给我们一个数字,就是到目前为止统计出来的,这样的一个传言给当地的果农带来的损失是多少?能用钱来统计出来吗?

  广元地处四川的北部,靠近秦岭的南边。根据气候特点不是四川的柑橘优势区或主产区,现有种植的柑橘大部分是属于八九十年代,实施一些扶贫开发、市场贷款的项目配套而零星种植的,大部分属于农民房前屋后、田边地角零星种植,相对来讲成片的很少,全市的种植面积仅仅在5万亩左右。

  很少的一个概念,它在我们全市的农业总产值中只占0.12%。农民的损失很少,特别是旺苍县就更少了,旺苍县发现柑橘大食蝇虫情这个县,它去年的柑橘统计结果,种植量大概在8000亩左右,产量在3000多吨。那么生虫的就更少,大概就在十几吨,虽然说摘下了1000多吨,因为当时为了防止疫情外地扩散,把好果和差的都全部采摘下来,就地深埋了,以防止疫情的外流。

  赵局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因为前一段时间这条短信传的很广,您有没有收到过这条短信?

  我本人没收到,但是我们相关的一些同志说收到这个短信,收到这个短信我们感到很吃惊,毕竟广元是柑橘的非优势区,种植面积小。另外我们旺苍的柑橘,广元的柑橘一般成熟期都在每年的12月下旬和次年的1月上旬,因为我们气温比较低,比较冷凉的这么一个区域。我们9月20号发现旺苍这个地方有大食蝇这个虫体以后,当地的农业部门进行了迅速的处置,果断的处置。

  赵局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刚才通过您的介绍,我们知道,对于广元市来说,实际上果农的损失非常小,但是我们看到,由这样的一个起因引发的却是一个全国很多柑橘种植面积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比如说湖北一个省预计损失有可能超过15亿。

  现在我们也看到《人民日报》说了这个情况。我们广元市农业部门,以及我们当地的省区市,由于当时10月4号《华西都市报》的报道严重的失实。另外一些媒体,我们认为是不负责任的炒作,导致全国出现这种对橘农造成这样的损失,我们感到压力很大。当时我们发现疫情,当地的农业部门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农业部和省农业厅的支持和帮助下,应该说发现虫情的处置非常及时,而且我们也按程序及时的进行了上报。

  岩松,刚才可能通过赵局长的介绍之后,我们更加认识了这么一个现实,本来是一个不起眼的事情,对于当地来说,房前屋后这么一个种植柑橘的损失,却造成全国面积这么大的损失,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这就更让你感觉到痛心、可惜,因为你想想,从湖北的角度来说,可能今年的损失就是15个亿。而且今天北京的可能也会看到这样的新闻,在北京市,大的批发市场里,来卖柑橘的,已经基本卖不动,而且他很郁闷,这根本跟四川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其他地方产的,一箱现在才五块钱,还卖不出去,原来车一来,几个小时全部卖光,现在几天了还没有卖光,一车柑橘他要亏一万多。接下来你会担心另外的事情,明年会不会有更多的果农不种它,经销商对它会不会有更多的担心等等,很多因素将来可能都会产生一种连锁反应。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如果我们当初要应对的更漂亮一点的话,这个问题会不会影响度不会达到现在这样。

  岩松,根据一开始的时候你就说,这儿发现了,那儿发现了,你的结论就是这都不属实,但是你看。

  不是我的结论,是当地有了这样的传言马上就去查,结果查完之后证明那个传言是假的。

  但问题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到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为止,仍然有很多人没有一个清晰的结果,就是说经过查验之后,这个消息是假的,为什么到我们今天去清晰地说清楚这个问题,而以前大家对这个问题都没有一个清楚的掌握?

  我觉得这个事情本身就有一个时间的间隔。它的疫情是发生在9月底,然后到9月份的时候,但是短信是从10月初开始,10月初开始了之后,这种反应并没有形成合力,新闻发布会,四川省农业厅已经是10月21号了,那个时候已经有传言说太原市发现了大食蝇这样的柑橘,而且来自四川的,因此这个时候已经扩张开来,政府的澄清要跟短信抢速度,短信的速度大家可以想像是非常快的,按几手就已经出省甚至出国了,但是政府的这种反应一定要更快,而且要准,一要快,现在我们光看快还不行,二还要准,要分析大家的这种心理,面对一个短信的这种心理,有了奶粉的事件,而且现在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而且这个短信本身带有一种,大家完全不知情,好像探索发现一样,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一种神秘的东西,大家现在最怕的是神秘的东西,因为危害性不能确定。

  但是我再插一句话,刚一开始,有关部门在当地做的主要工作是要查这个谣言怎么来的。

  要查这个谣言的来源要处理它,把它当成谣言,如果那个时候把精力放在赶紧去做,既然是这里有不实的地方,因为它营造了一种神秘的,让人恐慌的氛围,于是大家立即躲开柑橘,如果立即把这种神秘感破除掉,可能当时这种危害,影响性就会小的多。

  没错,因为你政府披露的权威准确的信息越多,可供人们猜想的空间就越小,尤其是当后来人们知道这样的一条短信,你政府正在急着忙着去查谁造这个谣言的时候,句句是实话,这个时候你说我信谁?

  没错。所以这里产生了一种反差。其实在平常,我们有的时候在沟通的时候,在讲一些理念的时候,我觉得现在大家已经根深蒂固了,谁第一时间能够占有公众的,就是你的信息第一时间进入到公众的视线和脑海当中,想用第二个信息再覆盖它是很难的事情,所以必须抢时间。那如果最后已经形成了柑橘有虫子,即使我知道了那个虫子危害不大,那我这几天的恐慌已经使我决定要远离它一段时间了,危害已经形成了。所以一定要抢时间,并且要准,能够知道消费者此时的这种心理,然后对症下药。

  《新闻1+1》,不一样的解析,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会继续分析为什么政府和专家反复强调它无毒无害,但是消费者仍然不为所动,仍然不消费柑橘,我们的节目稍后继续。

  面对一条对身体无害的果虫,为什么消费者在这个时候显得是如此的脆弱?我们来看一个短片。

  “请告诉家人朋友,今年暂时别吃橘子,四川广元的橘子在剥皮后的白须上发现小蛆状病虫。四川埋了一大批,还洒了石灰,看后请转发给你的朋友。”

  就是这样一消息从10月中旬开始,不断在以网络跟帖和手机短信的形式在社会上传播开来。

  这条不足百字的坊间消息为正待收获的橘农和水果商们蒙上了一层阴影,而它所引发的大规模舆论效应也让不少人一时谈橘色变。

  事实上,10月4号,《华西都市报》就刊登过一篇相关报道,该文披露,早在9月27号,旺苍县政府就发布了柑橘大食蝇疫情防控通告,采取了紧急收购措施。而在一片由那条手机短信所引发的讨论中,这篇报道似乎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与此同时,四川的一些产橘地的网友用自己的目击和亲身经历告诉外地网友,柑蛆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怕。

  不过随着更多官方信息的披露,各方官员在不同场合亲身试吃柑橘,以证明橘蛆并不像网上盛传的那般可怕,加上多位农业专家出面解释,更多的人开始理性地面对蛆橘事件,对这场公关危机进行进行反思。目前我们还无从知道谁第一个制造了这条引发市场风波的短信,然而也许人们更关心的是,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一条普通的手机短信何以会制造这么大的舆论风暴。对此,知名媒体评论员长平认为,谣言本身难以避免,但谣言危害从本质上则是源自权威失信。

  在这场食品危机中,虽然各方专家已多次表示大食蝇不会对人体构成危害,那么又是什么让消费者对柑橘依旧望而生畏呢?对此,《潇湘晨报》评论员周东飞认为,只有对农产品的质量和安全提前干预,让消费者得到透明而完备的信息,才不至于使公众因为杯弓蛇影,而将某一类产品一棍子打死。

  诚然,如果早在9月旺苍县果农上报病虫害时,相关政府部门积极对外发布消息,是否今天我们面对的就会是另外一个局面呢?也许正如一位网友所说,让人们谈橘色变的不是蛆虫,比蛆虫更为让人恐怖的则是短期内无法用深埋、消毒就能简单处理的了的流言。那么在经历了一系列食品安全危机后,我们究竟该如何反思,才能让此类事件不再重复上演。

  有人说消费者在这个事件里面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不理性,但是我据的这个不理性可真不应该怪消费者,因为谁都知道,当一个正常思维的人在面对跟自己利益相关的选择的时候是最理性的,我之所以做出不理性的选择,就是因为你没有给我提供足够的信息让我理性。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问题,大家为什么经常有的时候用手机短信的方式在发一些互相提醒的这种信息,然后像是揭秘一样,我称之为叫“潜传播”,归根到底的原因就在于说,大家心里现在还有这样的一种想法,就是说有一些信息政府是不会发布的,即使它危害了我们的身体健康,但是它出于各种因素,它不会发布,所以我爱你,我得赶紧给你发个短信,提醒你,你别受害,于是形成了这样一种叫潜传播。

  在过去一些年的时候,它有这样的一种合理的空间,的确有一些事情,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在2003年非典的时候,SARS初起的时候,我在2月8号的时候就接到的是广州的咱们叫线人,因为当时我在做《时空连线》,给我发的短信说,广州出现了什么什么样的问题,可能是禽流感,或者一种怪病,当时我在做制片人,马上派记者就去了。那个时候的确没有公开的信息,因此这样的短信你就发现,扮演了潜传播的这种角色。但是五年时间过去了,一切都在进步,大家还会心里有一种政府是不是不会说,所以用短信互相提醒。这种短信与此相类似。

  但是随着政府慢慢所有的信息都会公开发布的时候,这种潜传播就是说他不告诉咱我告诉你的这种空间会越来越小,我觉得这就是媒体的公开传播所起的作用。

  他们在赛跑,也就是说当一条短信,也就是你刚才说的潜传播的短信,在启动的时候,在传播的时候,实际上政府应当做的是如何能够赛得过它的速度。

  第一个,最希望的是永远比它快。第二个,你也不否认,将来还会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家对政府是不是会第一时间传递这种资讯,会有一定的怀疑,你就不断的打消它的怀疑,这种信任就建立起来了。

  我觉得现在公开透明和应急事件大量的报道就在慢慢建立起这样的信心,但它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还会遇到类似,毒香蕉那是造谣,但是广元这个我们不能说它是谣言,因为它所提供的事实是准确的,的确埋了,铺了石灰了,也有白色的小蛆,但是发短信的这个人可能不太明白,他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然后他以一种恐慌,他可能第一次见到,不了解相应的常识,那你只能说他不了解相应的常识,你还不能说他有意造谣,这个时候政府如何更快速的来做就非常见功力,我觉得开始有点轻视这件事儿。

  对,没有形成合力,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说,到了21号才是四川省农业厅,没有当成一个全国事件来做,不就那么点吗?越少越可能不引起重视。当时可能正是有关权威部门一调查,哎呀,在他那县里就6万多株,他自己的占有率都不到8.9%,病虫率都不到1%,无所谓,过两天就过去了。没想到心理的蔓延是巨大的,就这么点东西,导致湖北卖不出去了,山东卖不出去了,北京也卖不出去了,哎哟,突然成了全国事件了,如果早把它意识到有可能是全国事件,立即有权威发布。我注意到农业专家在说话的时候,在人民网上是到了10月25号,已经很晚了。

  可是我觉得当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各个层级的,各个领域的这些官员都不应该轻视,为什么?因为这件事情是紧跟着奶粉事件刚刚发生之后。

  对。现在看来,既然是民以食为天,那么食品安全就无小事儿,多警觉一下没坏处,即使是局部地区所发生的事件,有可能它对整个一个产业产生短期内毁灭性的打击,那就不是一个局部的事件,要当成全国的事件。

  所以现在你必须去考虑,当时应该用一些什么样的方法,我觉得,第一个你要去研究消费者的心理,把自己当成消费者,你就会明白,怎么说话人家才爱听,才信。

  第二个,要有更强大的宣传攻势,不能说我说过了,别人都没看见算你说过了吗?

  再有一个,选择什么语言这很重要,或多专家,特别权威的专家来说,说没事儿,这个无毒无害,吃几条也无妨。

  是啊,你想想我去饭馆吃饭的时候,我吃个苍蝇还得没完没了,更何况你这是一个果虫。

  对,所以这个要研究消费者的心理。但是接下来现在很急,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你不能让果农很惨,如果线个亿的话怎么办。湖北现在有一个数字,湖北今年按理说到这个时候,10月底了,它的柑橘的销售量应该已经占到70%了,可是现在才卖到30%,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数字,而且消费者的信心还需要建立。

  这个时候,第一个,是不是需要政府有一定的政府采购,把它进行到加工领域里头,因为它是好的,它是一点事儿都没有,是因为信心不够才不买,那么现在是不是要有一个集体的采购,把它转化成各种加工,做果脯,或者说做橘子汁,或者说做罐头等等,因为它是好东西,政府经过严格的检验。

  另外,告诉公众我在不断的跟踪,再出现问题我是会看得到的,要更高的这种层次,从农业部或者怎么样的角度去传递。

  第三个,我也在想,马后炮。当时如果我们几个重要的城市,像成都、重庆,尤其是北京,如果也能用政府的方式再告诉大家,这个事儿我们查了,这个地方没有,而且详细的情况,会不会效果很好,既然人家是用短信发的,我们政府相关部门为什么不能发短信告知大家真想呢?

上一篇:肌肉少有更高的抑郁、焦虑风险|每日罐头 下一篇:感冒可以吃橘子罐头吗